永利皇宫官网

扮演上帝的“科学家”—转基因食品、农药、癌症世纪

作者:管论    发布时间:2017-12-03 06:04:09    

这儿有一个简单但很多人都没有想过的问题:我们现在吃的食物,为什么能够成为人类的食物自然界杂草、树木的种类远多于粮食作物它们为什么没能成为人类的食物 答案很简单:这是人类祖先千年万年尝试的结果,其中不乏尝试失败而失去性命的先例传统农产品可以食用并且没有毒副作用已经被几千年以来的经验证实,这不是哪一个人、哪一个公司或者哪一个政府说了算的先民们驯化野生小麦、稻米和玉米的时候,第一要务肯定不是成立一个食品药物管理局来批准新作物;反过来,某种新食物即使获得各国政府批准,其安全性不一定能和先民们亲身实践千万年得到的结果相比 转基因食品恰恰给人带来这样的疑虑:政府的批准,能否保证长期食用没有毒副作用科学家、生物技术公司、种子经销商、政府部门和心术不正的人声嘶力竭,一齐保证转基因食品绝对安全,对人畜无害但事实上,真正驱动这个联盟的动力是金钱利益,受到损害的则可能是环境和人的健康 不管你喜欢不喜欢转基因食品,事实是我们已经无处躲藏,甚至自己亲手种植的有机作物都可能受到基因污染据美国食品安全中心的统计,目前美国94%的大豆(黄豆)、94%的玉米和92%的棉花都来自转基因作物在政-商-学转基因联合体的统治下,转基因作物不需要特别标签也不需要特殊声明,因此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吃过转基因食品我们被剥夺了选择不吃转基因食品的权力,也被剥夺了知情权 转基因食品真的像某些人吹嘘的那样优质、高产、节省劳力、安全吗事实上,转基因作物的历史虽然不长,其弊端已经开始显露出来,很难想像长期种植会给人类带来什么样的恶果 超级杂草和超级害虫 作物保护和病虫害防治一直都是双刃剑,是猫抓老鼠的游戏喷洒农药、除草剂可以控制害虫、杂草;但另一方面,广泛使用农药、除草剂却造成具有抗药性的害虫、杂草更多更强所以对于常规作物,人们需要不断加大剂量、并不停的开发新的农药、除草剂,才能抵消抗药性带来的负面影响转基因作物也无法逃避这个规律不但如此,转基因作物把害虫、杂草的抗药性复杂化,制造出一些无解的问题 苏云金芽孢杆菌的Bt蛋白是一种生物杀虫剂一直有人想把这种蛋白的基因转移到农作物中,让它们天然就有抗病虫害的能力事实证明,这种战术也逃不过抗性的魔咒美国一种带有Bt基因(Cry3Bb1)的商业玉米起初被用来防治西部玉米根虫但在衣阿华州和伊利诺伊州农场连续种植仅三年后,田里就出现了抗Bt蛋白的西部玉米根虫还有一种带有Bt基因(Cry1Ac)的商业棉花,目的是防治螟蛉虫但在美国种植六年后,在密西西比和阿肯色州的数十个Bt棉田里,已陆续发现Bt蛋白杀不死的螟蛉虫2010年印度的转基因棉田也出现了抗Bt的螟蛉虫 转基因学者一再宣扬Bt蛋白可以被哺乳动物的消化系统完全降解,因此该蛋白对人类无害,不会出现在人类血液中但2011年5月,加拿大学者在《生殖毒理学》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论文表示,他们在加拿大魁北克省东部某地的部分怀孕女性和胎儿脐带血样中,发现了Bt蛋白(Cry1Ab)这种现象的长期后果目前还不得而知 抗除草剂的超级杂草在美国转基因作物田中也频频出现比如,对草甘膦(又称嘉磷塞,农达的活性成分)出现耐受能力的10种超级杂草包括大猪草、猪草、加拿大蓬、强生草、苋草以及长芒苋(藜)等,能让棉花、玉米及大豆减产过去10年,这些超级杂草在美国的分布面积已经从零星扩大到445万公顷很多地方美国农民不得不手工除草对他们来说,这些超级杂草的确是科学家制造出来的怪物 超级杂草出现的原因之一是植物通过花粉繁殖,人工转入的基因可以因此逃逸加拿大和英国已经发现抗除草剂转基因可以从转基因油菜向田边野生近源杂草转移2010年夏天美国阿肯色大学的一个研究组报告说,他们在美国各地随机拮取的油菜中,约百分之八十含有抗除草剂转基因,其中有些同时含有抗草甘膦和抗草铵膦两种转基因 这意味着如果你在转基因作物旁边种植同一类非转基因作物,你的庄稼无可避免的会受到基因污染 环境污染和致癌性 政-商-学转基因联合体向我们保证草甘膦“安全”结果如何 草甘膦在诞生之初被生产商神化为高效、低毒、可生物降解、无残留在这种宣传的蛊惑下,农民在转基因大豆田中大量施用草甘膦,远超过土壤微生物的降解能力,结果造成草甘膦及其部分降解产物在土壤中的积累,并对水资源造成污染这一点已经得到美国地质调查局的研究证实草甘膦及降解产物迁移之后,可以伤害正常农作物的根系,造成减产这种现象在巴西的柑橘种植园已发生多次 草甘膦已通过多种途径进入了人体根据德国莱比锡大学于2011年12月进行的一项研究,在受验的一批柏林市区居民的尿液样本内发现残留草甘膦含量比欧盟食水内的残留标准高出5到20倍2015年3月20日,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表声明说,现有证据表明,草甘膦可能会导致人患上非霍奇金氏淋巴癌(non-Hodgkin lymphoma)IARC指出,在施用农达农田附近的水源、土壤中均已发现草甘膦的残留喷洒过草甘膦的农产品做成食物后,将草甘膦带到人类以及牲畜食品中 外源性mRNA可调节人生理活动 转基因作物的最大问题不是已知的风险,而是人类尚未知的风险比如人们一直认为,食物中的蛋白质、糖、核糖核酸都会在人体的消化系统中完全降解,变成小分子被人体吸收;因此,来自其它生物(包括植物)的核糖核酸不可能进入人的血液及组织器官中然而,一个中国研究小组的发现证实,稻米里的微RNA不但不能在人的肠胃中完全降解,甚至可以进入人的血液中并起到调控人体生理机能的作用 2011年8月,南京大学张辰宇教授在《细胞研究》杂志上发表论文指出,稻米中有一种含量丰富的微RNA MIR168a,存在于很多中国人的血清里因为植物的微RNA和动物(包括人)的基因组序列完全不同,因此张辰宇研究组确认MIR168a来源于稻米,并且通过人类进食而进入人体他们还发现MIR168a在人的血清中相当稳定,并能和肝脏中一个基因的mRNA结合,间接调控血液中的低密度脂蛋白(LDL,即所谓的“坏胆固醇”)的水平张辰宇还做了另外一个实验:把牛奶浇到一盆植物的根部几个小时后,在植物叶尖发现了牛的微RNA 如果转基因食品的微RNA进入人体,并扰乱人体机能,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没有人知道现在人们只了解到微RNA一种因素,转基因食品中还有多少类似微RNA的调节因素存在没有人知道这些外源性微RNA会不会积累,会不会遗传给下一代没有人知道这才是转基因食品最令人恐惧的地方 *** 吃转基因食品,不管是政府批准的还是受到基因污染的,消费者都等于给政-商-学转基因联合体做小白鼠毋庸置疑,其中有一部分人死心塌地的相信“科学”、相信转基因无害,因此不介意做实验品;但是更多的消费者是被蒙在鼓里,稀里糊涂的加入了这项人体试验如果你对转基因食品有疑虑,可以采取什么行动呢在个人层面上,我们可以尽量不吃、少吃转基因食品;在政策法规层面上,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