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官网

土耳其里拉 “伪发达国家”货币的宿命!(组图)

作者:司城谄    发布时间:2018-03-07 12:03:05    

一夜之间,土耳其货币里拉汇率暴跌20%—— 就在8月10日,从1美元兑换5.2里拉暴跌至6.5里拉 起因呢 是周五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布对土耳其的钢、铝关税翻倍,而且宣称将扩大对土耳其的制裁,由此引起土耳其股市和汇率的大崩盘 对此,“无比爱国”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发表讲话,声称土耳其经济基本面没问题,只是遭遇“某个国家发起的一场经济战”,毫无疑问的是,“任何一个成为土耳其人民痛苦根源的人早晚都将付出代价,为此负责” 土耳其财政部长阿尔巴伊拉克也在周五发表讲话,宣称土耳其将实施“新经济模式”,政府将让经济降温,以此化解投资者的担心 可惜,里拉汇率丝毫不理会总统和部长大人的讲话,依然是直线下跌——忘了说,财政部长本人,是伟光正的埃尔多安的女婿 伴随着里拉汇率暴跌,土耳其的国债价格也再度暴跌,其两年期国债收益率升至25%,已经取代阿根廷国债,成为全世界2018年以来最糟糕主权债务投资 要知道,2015年在世界银行的经济体发展程度划分中,土耳其在人均国民收入上,可是排在上中等收入经济体(仅此于发达国家的经济体)的第一名,比其他国家牛多了 土耳其,到底是怎样从一个“准发达国家”,走到如今这一步的呢 答案的关键,恰恰就在内心不断膨胀的埃尔多安那里 1954年,埃尔多安出生在伊斯坦布尔一个虔诚的穆斯林家庭,在15岁时就加入了支持政教合一的土耳其繁荣党青年预备队 1994年,40岁的埃尔多安当选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市的市长埃尔多安把一个拥挤喧嚣的第三世界大城市治理得整洁、干净,甚至一度解决了腐败问题,从此,政治光彩始终伴随在埃尔多安左右 1998年,埃尔多安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引用了一首古诗:“宣礼塔是我们的剑,穹顶是我们的头盔,清真寺是我们的兵营,信徒们是我们的士兵,……” 结果,因为隐含原教旨主义极端思想,被主导世俗化的土耳其军方认定是“禁诗”,埃尔多安也因“反世俗罪”被判处4个月监禁,剥夺政治权利5年,他所在的政党也被取缔 没想到的是,埃尔多安却借此展示了自己政治受迫害的形象,并联合一些相对温和的同僚,再度创建了土耳其正义发展党——该党成立不久,就在2002年的议会选举中获胜,随后对相应宪法条款进行修改,恢复了埃尔多安的从政资格 2003年3月9日,埃尔多安再次参加地方议会补选并当选议员,同月11日,原总理辞职,土耳其总统任命正义发展党主席埃尔多安为总理,并授权其组阁 埃尔多安能够上台,是因为土耳其在1999年和2001年连续经历两次经济危机,通货膨胀率接近40%,当时的土耳其里拉,是世界上面额最大的货币,百万土耳其里拉1美元都兑换不了,随便打个出租车、喝个咖啡都要上千万里拉——在此情况之下,土耳其只能同意推动私有化改革,接受国际货币基金条件苛刻的110亿美元紧急援助方案,世俗化的军队干政的动力也被严重压制…… 大家想起来,埃尔多安治理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的政绩很不错,治理一个国家说不定也很行呢! 就这样,埃尔多安在民众的呼声中上台 埃尔多安还真的没有让民众失望,他大胆启用新里拉(新旧货币兑换率为1:100万),成功的将土耳其的通货膨胀率控制在5%-8%,还让土耳其GDP的年平均增长率达到7.3%,速度超过俄罗斯、巴西和韩国,一时间埃尔多安在土耳其人中的威望急剧升高 不过,这与其说是埃尔多安的功绩,倒不如说是土耳其在IMF要求下私有化改革的功绩 作为中东最世俗国家的土耳其,只要尊重私有产权、货币价值相对稳定,来自沙特、阿联酋等富裕阿拉伯国家的投资很容易滚滚而来,不局限于教派限制的土耳其企业和商人,和伊朗、叙利亚、伊拉克等国都做起了生意,其制造业、建筑业快速发展,整个中东的资金都被吸引到了土耳其,其经济自然是蒸蒸日上 人民想不了那么深远,他们看到的好处都是埃尔多安上台之后所获得,而埃尔多安也是踌躇满志认为这是因为自己牛*就在2007年土耳其议会大选前夕,埃尔多安信心满满的表示:“如果我们不能单独组建政府,我将从此退出江湖,再不过问政治” 大多数土耳其人看着自己的钱包投票,2007年正义与发展党大获全胜,埃尔多安如愿获得单独组阁的权力,并再次当选总理 随着经济的成功,埃尔多安越来越自信于自己的伟大——他做事强硬,善于展现自己的独特领袖魅力想当初,为了避免亡国并与苏丹制的奥斯曼帝国切割,国父凯末尔规定,土耳其是个政教分离的世俗国家,取消一夫多妻,男子剃掉胡须,妇女摘下头巾,然而,埃尔多安却处处表现自己是个忠诚的穆斯林信徒,不抽烟不喝酒,每个星期五都要到清真寺做祷告,妻子和女儿也佩戴着传统穆斯林头巾,出现在各种公开场合 2011年,埃尔多安再次当选土耳其总理 当一个人被人认为伟大,而且也自认为伟大的时候,他就难免有些骄傲——埃尔多安当然也是如此,更何况,食髓知味,长期执掌土耳其权力之后,埃尔多安再也不想放手 他将自己的女婿阿尔巴伊拉克提拔为能源部部长,他的儿子比拉尔-埃尔多安则实际控制了土耳其的石油流,并且在黑市上向伊斯兰国ISIS恐怖份子以极其便宜的价格购买石油,资助ISIS为祸全世界,黎巴嫩贝鲁特和土耳其杰伊汉各个港口码头都归于其子管理 ——需要说明的是,自1923年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建立起共和国体制以来,土耳其一直实施议会共和制,总统只是象征性的国家权力一把手,总理才是真正的政府首脑 逐渐将权力玩弄得得心应手之后,埃尔多安和很多民粹领导人一样,推动土耳其全民公决来修改宪法,在2007年将议会选举总统改为全民直选总统 2014年8月,在土耳其首次总统直选中,埃尔多安以51.79%的得票率远超另两名候选人,当选土耳其第12届总统 为了长期做总统,俄罗斯的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搞了一把符合宪法的二人转,埃尔多安不屑于这么搞——他当总理的时候,总理是政府一把手,他现在当了总统,当然要再次修改宪法,让总统当政府一把手,一个萝卜两头切,反正一定要埃尔多安说了算 2017年埃尔多安再次推动全民公投修宪,将凯末尔确定的议会共和制改为总统制,修宪于2017年4月获得成功2018年6月,埃尔多安顺利当选修宪后的首任全权总统,并将女婿进一步提拔为财政部长,又在7月份授予了自己任命央行行长、副行长及政策委员的权力,原本有一定独立性的央行将变身政府的应声虫 从此,土耳其几乎所有的世俗权力都被埃尔多安纳入囊中 但这——恰恰正是土耳其新里拉跌跌不休的核心原因 如果将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拉长到5年之内,其实你会发现,每当埃尔多安的权力加强的时候,里拉就会遭遇暴跌——6月份以来,埃尔多安新当选总统,权力之大,越来越像一个“苏丹”之时,土耳其里拉已暴跌30%! 所谓特朗普对土耳其的钢、铝关税,无非是一个触发点而已 当然!根据伟光正的埃尔多安的说法,每一轮里拉贬值,都是因为有人“做局”、“陷害土耳其”,而土耳其必将“打败这个局”…… 至于,土耳其政府猛印钞票(见下表)—— 这能有什么错 我们就是要印钞促进经济发展 埃尔多安真正的本事,其实也就印钞而已! 就这个印钞速度,总统埃尔多安还认为太慢了呢! 埃尔多安曾经授意土耳其检察院在2015年起诉原央行行长巴斯西,控告他没有降低利率,对土耳其的公民造成了严重损失,原因是因为这位行长表示说,央行的使命是稳定物价 当然,在2017年修宪之前,埃尔多安明确表达,我继续参选总统这是全国人民需要我,我纯粹是为人民服务,如果哪一天人民群众对我说“够了”,我立即就退出选举——当天推特上就出现了50万个以上土耳其语“够了”的帖子…… 用埃尔多安在修宪之前的话来说: “中央银行当然是独立的,但是这种独立性,不能将总统的命令抛在一边” 嗯,埃尔多安治下,最近3年,土耳其可谓是多事之秋 2015年11月份,土耳其突然伏击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战机,差点儿引发大国战争 2016年7月,土耳其发生一起由极少数低级军人参与的奇怪的军事政变,虽然几小时之后政变就已经被挫败,但接下来才是让世界震惊的时刻——原本讨厌网络媒体的埃尔多安,在远离土耳其的国外,居然能通过Facetime与媒体连线,呼吁民众走上街头反抗政变,鼓励民众公开殴打政变人员致死(被打死之前,部分政变士兵声称自己被告知是一场演习),并借此对军队和教育系统(很奇怪吧)进行大清洗,把自己策划成了整个民族的反抗军队干政的英雄 在军事政变发生之前,埃尔多安家人的腐败丑闻发酵正酣,而埃尔多安对俄罗斯的道歉,又让其脸面尽失——而政变则被埃尔多安称为“安拉的恩典”政变被挫败24小时之内,就有几千人被控制,与政变没有任何瓜葛的几千个学校院长被要求辞职,1/3的军队将领迅速被按名单抓捕;政变之后36个小时,被解职和抓捕的公职人员已经高达5.2万人,是土耳其以往历史上影响最大的军人政变所造成失业人员的10倍以上 有人推断,是埃尔多安自己策划了2016年的未遂军事政变(在此之前埃尔多安已控制除军队之外的其他所有政府部门,但尚嫌不够),并且借此彻底清洗军队,加强和扩大自身权力 就在里拉汇率暴跌的时候,埃尔多安说:他们有美元,我们有安拉 所以,将你们藏在枕头下面的欧元、美元和黄金,都换成里拉吧,这是对西方最好的回应,所有困难都将过去 嗯,土耳其人民很“拥护”总统,他讲了话,里拉加速大跌——不难想象的是,埃尔多安家属腐败以及和外国人的交易中,应该不使用土耳其里拉的 在权力掌控、煽动民粹、任人唯亲,家族腐败这四项上,埃尔多安都可谓是土耳其近百年来“最杰出”的一位领导人 ——这正是土耳其里拉出问题的核心原因 在埃尔多安权力到达现代土耳其领导人顶峰的6月和7月,也成为近年来土耳其通货膨胀最严重的2个月,其7月份的通胀率高达15.85%(见下图) 自2001年起,土耳其里拉一直实行自由浮动的汇率,本来经济发展还算不错,但可惜的是,埃尔多安治下的土耳其,却始终抱有与其国家地位和能力不相称的野心,击落俄罗斯战机,入侵叙利亚打击库尔德人,自视为逊尼派领袖,自视为突厥人的代表——所有的行为都需要实实在在的金钱支撑 近两年,在经济增长低迷的情况下,为了支撑这些野心,土耳其一直存在严重的经常账户赤字,仅2018年6月的贸易赤字就高达55亿美元,土耳其里拉又不是美元、欧元这样的资本输出货币,外债负担更是让土耳其里拉汇率雪上加霜 埃尔多安非要让土耳其人认定,是美国的“货币阴谋”导致了里拉的崩盘——这在国际上显然不是唯一 2018年以来,另外两个视美国为头号敌人的国家,委内瑞拉的大玻利瓦尔和伊朗里亚尔,也在全球货币贬值排行榜上数一数二 《福布斯》杂志提到,随着伊朗里亚尔的崩溃,伊朗的通货膨胀已高达203%,几乎是官方公布的通胀率10.2%的20倍 至于委内瑞拉就更不必说了,其货币2018年以来已贬值97%! 当前的伪发达国家土耳其,曾经的伪发达国家委内瑞拉,曾经的伪发达国家伊朗,都并没有什么例外和区别 埃尔多安义正辞严的说,“任何一个成为土耳其人民痛苦根源的人早晚都将付出代价,为此负责” ——最该为本国货币崩盘和人民痛苦负责的人,恰恰就是土耳其的埃尔多安,是委内瑞拉的查维斯和马杜罗,是伊朗的霍梅尼和他的革命卫队,可这些最大的卖国贼们,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