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官网

日企投资转向东南亚 规避中国风险(图)

作者:糜骛摊    发布时间:2018-03-06 01:30:22    

资料图片显示日本国旗REUTERS/Issei Kato Hiroshi Uematsu在柬埔寨一经济园区中担任主管,该园区主要目标是吸引日本方面的投资,然而他的起步并不顺利.他刚到职後不久便碰上全球金融危机,导致亚洲小型经济体的出口直线下降,也使得投资意愿大减. 但到如今,他的业务看来形势大好. 这个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市郊的经济园区占地365公顷(900英亩),现有约有三分之一土地闲置,杂草丛生,骨瘦如柴的牛只漫步其中.但这些土地正被迅速地由日本知名企业所拿下,包括雅马哈发动机株式会社、食品大厂味之素以及电子公司Minebea等等. 在Uematsu办公室旁边的杂货店中,有贩卖多种品牌的清酒、“东京汉堡”、以及多种日本零食,以一解这些日籍主管的乡愁. Uematsu命运的转变反映出日本在东南亚投资大增的整体趋势,因薪资升高及中日领土争议所引发的紧张情势使得到中国投资的魅力大减. “中国以往是世界工厂,现在不能再这麽说了.”来自歧阜县、现年45岁的Uematsu表示.他说他每天接到许多对金边经济特区有兴趣的企业来电. **重新思考中国战略** 在近期中日因领土争议而导致紧张情势升高之後,路透进行企业调查显示,约有四分之一的日本制造商正重新思考中国的投资计画. 去年日本遭遇地震海啸,以及泰国洪灾问题,再次用力提醒企业分散营运据点的必要性,以免受到全球供应链中断之苦. 日本财务省数据显示,日本去年对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的净外商直接投资(FDI)增加超过一倍,创下1.55万亿(兆)日圆的纪录新高.日本对中国的净FDI仍持续增加,2011年成长了60%至创纪录的1万亿日圆. 但日本企业在强势日圆的激励下向外扩张之际,正逐渐扩大运用东南亚作为替代的生产基地,以降低其所面临的中国风险.日本政府和企业领袖亦一直是最为积极开发缅甸的潜能,对缅甸投入数以10亿美元计的基础建设支出,并给予债务减免及再融资. **不仅因为劳动力廉价** 这不仅是因为工资水平低.随着中产阶级迅速增加,这个拥有6亿人口的地区也给日本汽车、电子产品和服务提供了不断增加的需求来源.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的工资高於越南和柬埔寨,但日本对这两国的兴趣也在增加. 铁路和公路基础设施投资强劲增长,东盟致力於在2015年底之前建立欧盟式的统一市场,届时将使跨国企业更加容易整合其跨境业务.该地区经济今年面对美国、欧洲和中国经济增长疲软,表现出很强的韧性. 财务省数据显示,1-8月日本对东盟净投资达到4,180亿日圆,不过这些数据可能没有反应很多投资承诺.4-6月当季,东盟的净外商直接投资(FDI)较上年增加37%. 东盟国家最新的FDI数据亦说明,日本投资强劲的趋势没有改变. 以越南为例,政府数据显示,1-10月日本承诺的投资增加至49亿美元,比上年全年总额高出一倍. “2011年,日本企业从两场灾难中得到教训,”日本贸易振兴会(JETRO)驻越南首席代表Hirokazu Yamaoka称.“今年又认识到中国风险,他们加强研究分散制造业风险.” **东盟业务成长** 泰国投资促进委员会数据显示,1-9月日本获批在泰国的投资增加近两倍至约81亿美元.日产汽车周五表示,其将在泰国兴建第二间组装厂,造价3.58亿美元.该公司的目标是到2017年在东南亚国协(东盟)的销量成长逾两倍至50万辆汽车. “我们扩大在泰国投资,是因为我们相信东南亚国协地区和泰国的成长前景,”日产汽车执行副总裁Hiroto Saikawa表示.“虽然中国经济正在放缓,但仍在成长,且是我们极重要的市场.” 日本在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印尼的净直接投资,今年有可能创下纪录高位,2011年时激增至2,880亿日圆,2010年则为410亿日圆.根据日本财务省的数据,在今年前八个月,对印尼的净日本投资已达2,370亿日圆. 日本上个月表示,其计划提供130亿美元资金,用来在印尼发展基础建设项目.印尼2.2亿人口的日益富裕,使其拥有庞大的内需市场. 根据日本媒体的报导,汽车厂商本田汽车和铃木汽车已宣布今年在印尼有重大扩张计划.丰田汽车则考虑兴建第三座汽车工厂,其目标是当地年产量增加两倍至30万辆. **泰国洪灾的警示** 长久以来泰国一直是日本企业青睐的区域制造中心,但该国去年的严重洪灾,也促使日本企业分散在东南亚的业务. 马来西亚北部的槟城和接近泰国边境的周边地区近年涌入大量日企.槟城的目标是成为区域物流中心. 而菲律宾也正获得日本在激光打印机(雷射印表机)和数码相机先进镜头等高科技领域的投资.2011年日本对当地的净外商直接投资(FDI)金额倍增至810亿日圆. 泰国的洪灾也刺激了增长迅速的柬埔寨制造业.柬埔寨的薪资可能最多相当於中国薪资的四分之一,不过目前为止柬埔寨的焦点仍放在技术相对较低的组装业务. 例如,Minebea将来自泰国的零组件运至金边经济区组装,之後送回泰国进行高端作业.该公司制造小型电子产品用的微型马达,近来买进第二块工厂用地扩充柬埔寨产能,预计明年底前将拥有8,000名劳工. “日本投资人很难被说服,但一旦说服了,他们的行动就非常迅速.”亚洲开发银行柬埔寨资深国家经济学家Peter Brimble表示. 他指出,尽管他们仍担心柬埔寨缺乏合格的劳工,且运输基础建设薄弱,但已“做出(投资)决定”.柬埔寨数据显示,日本今年在该国的投资已达3亿美元,远高於2011年的7,500万美元. Uematsu表示,2010年中国发生反日抗议事件後,日本企业对在柬埔寨从事生产的兴趣升温;今年9月中国出现新一波反日活动,日企对柬埔寨的兴致再度激增.Uematsu说,由於中国工资大幅上扬,且时而发生劳资关系紧张,中国已成为日本企业的“难题”. “中国年轻人已不再想在工厂工作,还有许多其他机会.”他说. 他把湄公河地区比做日本主要工业城市,表示日企愈来愈将泰国、柬埔寨和越南视为单一生产走廊. “将之切分成三个国家很无聊.那是一个区域.”他说.“曼谷就像东京,金边像是名古屋,而胡志明市则是大阪.” 原标题: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